当前位置: 首页 党建与文化 职工之家 正文

068基地7801所职工:镜头里的记忆——记系留艇外场试验

发布时间:2013-12-02    信息来源: 068基地


  出发

  艇库门前,试验队员们已整装出发。望着窗外的景色,高楼大厦慢慢远去,低矮的小村庄映入眼帘,渐渐地小村庄也不见了,传说中一望无垠的“江南大漠”近在眼前,目的地到了。当时的我觉得特别自豪,骄傲。很荣幸,我能亲眼见到系留艇外场试验,将过程中的点滴分享给大家。

  令人满怀期待的总装   

       巨大的囊体展开了铺在垫布上。试验队分成几个小组,每个小组都有不同的安装工序。我拿着相机小心翼翼地踩在垫布上,镜头里的他们,每一个都在专注地工作。当镜头定格在李均匀身上时,他正在安装充气阀,他整个人是钻进囊体里,空间狭窄不透气,整个人蜷缩在那儿,歪着脖子,扭着腰,跪在地上把螺钉一颗一颗地拧上去。看到我也在囊体中,他问我:“你看我像不像太空舱的宇航员?”他自豪地边说边笑。我跪着拍他工作的场景,不一会儿腿就硌得酸疼,可李均匀还要继续维持这个姿势将近一个小时。另一边,大部分的队员正在绑尾翼。这是一件脑力和体力结合的活,考验耐心和巧劲。这些男队员们系绳子的样子就像女孩子在绣花一样。为了要把全景拍摄下来,我爬上活动板房的屋顶上,从高处看到的囊体又宽又长,此刻的我已经在想象充好气的飞艇是多么的壮观。

       刺激紧张的充气过程   

       晚上八点充气,队长石建曾拿着他的专属大喇叭指挥大家各就各位。六个人看守辅助绳,要一直拉着绳子,一刻也不能放松。整个充气过程中,最害怕的就是遇到大风,大风一来所有的一切就将前功尽弃。负责报风速的王俊眼睛死死盯着电脑,每隔五分钟就报一次风速,生怕错报,漏报。单总拿着对讲机来来回回往返于试验场与气象车之间,“不要起风”是所有人的心愿。所长张珉一直在观察艇充气的状态,绕着艇不断检查。艇身慢慢鼓起,变得饱满,尾翼开始展开,变得立体了,氦气基本充饱了。粟紫云和唐工爬上高高的塔架,开始固定头锥。他们在塔架上的活动范围很小,两个人在上面连转身都很不方便,试验场昼夜温差大,在塔上面呆5分钟就让人冻得受不了。后来我问他们在塔上是不是害怕,他们笑呵呵地说:“怕啥啊,高处风景更好!”

  振奋人心的升空   

      飞艇充好气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,她静静地卧在那,初生的太阳、艇、草丛,三者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,静谧而又富有生机。

       天格外蓝,万里无云。一切准备就绪,在张所、单总的指挥下,飞艇开始升空。一鼓作气,300米,600米,1100米,1600米,当达到试验目标高度2000米的时候,所有人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,鼓掌,跳跃。艇在2000米这个高度,以蓝天为背景,以云层为点缀,若隐若现飘在空中。天气情况非常好,对讲机里一直传来王强洲的声音:“单总,单总,风速很小,我们还要继续升吗?”当听到“升”这个字,我们都很兴奋,目不转睛地望着艇和主缆绳。3030米,这是最终冲到的高度。所有人抑制不住兴奋,欢呼雀跃,我的心在“砰砰”地跳,喜悦的泪水差一点就要夺眶而出。艇在3030米的高度,几乎与蓝天融为一体,缆绳就像变戏法般牵引着艇,在3030米高空中的艇就像一个小球,被云层包围,这一刻定格的景致竟是那么的美,那么的优雅迷人,那么的引人惊叹!我想,当照片拷出来后,我要在艇的位置上标注个红点,骄傲地对人说:“看,我们的艇飞得多高呀!”

  可敬可爱的人   

       我的相机里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:“试验大总管”程伟、高德亮,安排工作精细有序,后勤服务贴心周到;“黑漆漆”的漆光东,事事都惦记,事事都操心;“发电机师傅”彭疆,电路故障请找他,经常机油沾满手;不苟言笑,只顾埋头干活的史章磊;孩子才出生几天就来试验场的“新爸爸”邓波;“老革命”王杰明,参与了试验场的组建;伍立元、朱炳荣、蒋京京、李育雄,石工身边的“四大金刚”,危险重活全不怕,脏活累活抢着干;一开口就逗人笑,工作起来不马虎的胡超;巡视场地安全的“山大王”杨岚;柔弱外表汉子体力的“女汉子”马玉春;24小时充满活力的谢毅;“高矮搭配,干活不累”的杨西、刘旭风……试验队的每一个队员,不容丁点失误的操作,显示了团队的细腻与严谨。大家的努力、勤劳、勇敢、智慧汇聚在一起,创造了奇迹。

  结束语 

    
  这一路上我们激情昂扬,满怀斗志,再大的困难也没能使我们停止脚步。试验场是我们梦起飞的地方,7801所正朝着我们的“航天梦”前进!(文/陈翠雯)